你在这里

1990,Mark Bright 的足总杯决赛

Mark Bright 告诉我们在1990年他之前为俱乐部水晶宫在温布利的足总杯决赛上对抗曼联队的感觉。
 
有多少次你做梦看到自己在足总杯决赛中踢入制胜的一球,而闹钟却告诉你现在是上学的时候了?
 
我有上百次这样的经历。不仅在我的床上,还在我的数学课、生物课、法语课和科学课上。作为一个年轻人,我无法遏制想像足总杯决赛的情形。
 
所以,在北伦敦旅馆的一个炎热的星期五晚上,我圆了这个梦。我将在第二天第一次参加足总杯决赛。
 
在决赛前几周中,整个队伍都对可能受伤而错过那个伟大的日子而变得非常神经质。 即使是在过马路的时候,我也会谨慎地检查两边以确定没有开过来什么,并快速的穿过马路。这现在听来可能很可笑,但是当时对我却是非常重要的。
 
早餐的时候,我们没有吃什么难消化的东西,以及谷物,吐司,煎鸡蛋或者新鲜水果。我们交谈着并浏览报纸,上面无数的报纸说曼联队将打的我们丢盔卸甲。
 
这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足总杯决赛的日子就应当是这样的。我很幸运在1990年那时候就有一个手机,我的家人打电话来祝福了我。
 
在为我们特制的更衣室中换衣服感觉真的不错。球员选择了样式和材料;威尔士王子检阅了我们,在我们左边的翻领上戴着红玫瑰,并且别着佩兹利涡旋纹花呢的领结。 我们登上汽车开始了到'足球故乡' 温布利体育场短暂的旅程。每个人都很紧张,但是微笑替代了我们脸上的畏惧。
 
我们到达了体育馆,成千上万的球迷等待着一睹自己的球队。欢迎我们的是口哨声、号角声和欢呼声,当体育馆旧式的木制门在我们后面关上时,感觉好极了。
 
在著名的温布利草坪上,我们检视了一下周围,抬头看着上面的看台和裁判席。一切看起来都这么大。
 
人群中穿出一声巨大的吼叫;我回头看到曼联队的球员出现在走道中。他们看起来非常放松,并在走向球场的时候向观众挥手致意。
 
如果我们没有在半决赛中击败利物浦,这场就将会是一场充满魅力的比赛,曼联对利物浦。不幸的是,某人搅了这个局,这就是小小的水晶宫! 这场决赛创造了历史。John Salako成为了第一个在里面踢球的尼日利亚裔球员。我们的队伍包括 Richard Shaw, Rudi Hedman, Alex Dyer, Andy Gray, Ian Wrigh以及我自己。曼联队里有保罗·因斯和 达尼·化莱士。决赛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多黑人球员。
 
在我们开始比赛前,球队亲吻了我们的吉祥物,祝福我们能够进入前三名的吉祥物。当然它是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因为我们已经在决赛中了。
 
在通过走道走向球场的过程中,我体验了今生难忘的事情,一场震耳欲聋的声音同时欢迎着两支球队。
 
两支球队面对面站着等待裁判。没有互开玩笑,曼联站在我们和足总杯决赛历史中间,并且我希望得到胜利者的奖章。
 
这场比赛是一场戏剧性、冲突性且过程起伏的经典之战。3-2的比分保持到终场7分钟之前,Welshman Mark Hughes的一个进球破碎了水晶宫迷的心。最终3-3平,现在我们必须重新来过了。
 
2001年5月

 

Copyright © 2001-2019 北京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 Beijing Wanguo Qunxing Football Club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6757号

网站设计: AKRY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