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奥利萨德贝

尼日利亚的损失就是波兰的收获--尼日利亚人奥利萨德贝 是如何带领波兰冲进2002世界杯。
 
在长期的足球荒漠之后,波兰将要参加2002年在日本和韩国举行的世界杯了。这是1986年以后他们首次取得世界杯的入场券,这支队伍的领军人物就是 奥利萨德贝,一位尼日利亚出生的22岁的前锋。他刚在一年前加入了取得了波兰国籍,也因此将成为波兰国家队里第一位黑人运动员。
 
奥利萨德贝现在在希腊的 Panathanaikos 俱乐部效力。所有这一切开始与四年前,当时Emmanuel还在尼日利亚的Jasper联队踢球的他被波兰的球探发现。在 Ruch Chorzow 队和 Wisla Krakow 队的考试中,他未能引起教练的注意,最后只好到了不入流的 Polonia Warsaw 俱乐部,那是一个一直被看作联赛里为保级而战的球队。
 
但是,奥利萨德贝很快就建立起自己的声誉。他作为绝命罚球杀手,带领球队在2000赛季破天荒的夺得了联赛和冠军杯的双料冠军。
 
在这种情况下,Zbigniew Boniek这位据说是波兰最伟大的球员,开始了一项为奥利萨德贝争取波兰国籍活动。这样奥利萨德贝就可以代表波兰队参加2002世界杯的预选赛了。就在第一轮预选赛开前,奥利萨德贝拿到了波兰国籍(有传言说是由于总统的命令才得以实现的)。随着他名下七粒入球进帐,波兰如愿以偿进军世界杯,就再也没有人抱怨对奥利萨德贝的特殊照顾了。
 
当然,有不少观察家质疑为什么奥利萨德贝在比赛时选择和自己的祖国尼日利亚对立。然而,尼日利亚足球协会也应该负一部分责任,因为他们没有能发现奥利萨德贝的潜能。
 
在非洲足球杂志的一次采访中,他说:"我知道,有一天我也许会为尼日利亚踢球,但问题是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许要到我30岁的时候。我不想总是在那里等待、幻想。我在波兰,在欧洲踢得很好,进了球,赢了比赛,从来也没有被叫过暂停。可是一个在德国的第三级比赛里连个正常位置都没有的球员都能被邀请。我总是在问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quot;
 
因此,当波兰国家队的主帅 Jerzy Engel 给奥利萨德贝参加世界杯预选赛机会的时候,他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选择加入波兰国际并没有让奥利萨德贝有多少为难。"我并不是只为了足球。足球大概只有10到15年的活跃时光。有了波兰公民的身份,我在退役后就可以做一些更重要的事情。不管怎么说,我并不是第一个拿到外国国籍的尼日利亚人。我的身体里流淌着尼日利亚血液,没有人能改变这个。"
 
不过,在刚开始的时候,作为一个不知名的球员,而且又是波兰为数很少黑人公民,奥利萨德贝要适应在东欧的生活确实遇到不少困难。"我感觉他们还不习惯看到黑人。" 奥利萨德贝说。
 
他还必须努力奋斗,以此来战胜在波兰刚开始的日子里种族主义的球迷对他的嘲笑。奥利萨德贝回忆起一次可怕的经历,在与 Lodin 进行的一场客场比赛时:"在那以前从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我简直惊呆了。我拿着球到球场的一角的旗子处,突然间好像下起了香蕉雨一样。大概有50只香蕉向我飞来。我一下子惊呆了。但是对方的队员立刻对我说:'奥利萨德贝,别担心,他们都是流氓,他们是醉鬼。'后来那家俱乐部给我送来了一封道歉信。"
 
"我估计我今后要这样生活下去," 奥利萨德贝解释说。"我再也不会为此心烦,但到处都可能有这样的事。所以,如果我能为反对种族主义做一点事的话,我将会非常乐意的。我已经在波兰进行了访谈和张贴画,受到一定的效果。但这不是一个小问题,这需要时间?quot;
 
不管怎样,波兰球迷的绝大多数都认可奥利萨德贝为波兰足球的复苏所作的贡献。"最近的几场比赛真是棒极了," 奥利萨德贝说。"他们唱着我的名字来激励我。我从来没有想到会这样。"
 
奥利萨德贝也很善于称赞他在国家队的队友。"从一开始一切就很顺利。他们知道我还年轻,他们鼓励我,告诉我说不用担心,没有人会对我尖叫的,我在为国家队踢球,我所需要做的就是象在俱乐部队踢球那样自然表现就行了。这真是太好了,这正是我最需要的信息。"
 
奥利萨德贝会不会激起一股非洲球员代表欧洲国家队的潮流,现在还不得而知。如果尼日利亚队能够更警觉一点的话,也许奥利萨德贝会在2002世界杯赛场上站在他成长起来的国家的球队里。但事实就是这样,比赛为我们上演了最有意思的一幕--一位穿着波兰队球衣的尼日利亚出生的球员站在他的同胞的对面的队伍里,而这一场比赛将决定谁有资格参加世界杯的下一轮比赛。
 
麦克尔·李,2001年10月

 

 

Copyright © 2001-2019 北京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 Beijing Wanguo Qunxing Football Club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6757号

网站设计: AKRYL